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优美散文 > 文章正文

屎壳郎玩“绣球”

时间: 2019-11-05 17:14 | 编辑:

  皓洁的月光,透过密密匝匝的榔树叶子,给校园的唯一甬道上,筛下了星星点点的光斑。

  一个扁平的头,从头上的额角上突出一对触角,身高约5~30毫米,体型略扁的椭圆形身材,穿着略带黑色光泽的衣裳,不注意辨认,还以为是混世魔王驾到。它借用月光偏振现象进行定位,发现前面的去路,有一大摊牛屎巴巴。

  围在牛屎巴巴四周的是绿头,鲜橙色的面颊,身着金属灰蓝色铠甲,细丝般的汗毛露出铠甲外面,一个个伸着前臂,在那儿张牙舞爪,不时还传来一阵阵嗡——嗡——嗡——的声音。它们像哥伦布发现了非洲新大陆般得意洋洋、欢呼雀跃、津津有味地品尝地上那摊美味佳肴。

  屎壳郎走到近前一瞧,乱哄哄的、乌烟瘴气,都是些可恶的绿头苍蝇,不由得无名火直往上冲,忙摊开矫健的前臂往左右两边只一扫,那些许无数苍蝇哪里是屎壳郎的对手,像放排似得仰面朝天的滚得地上到处都是,那些绿头苍蝇,被屎壳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吓蒙了头,过了好半天才醒过神来。

  当他们醒悟过来,见屎壳郎孤身一个,便一个个强打精神,像被谁给注入了一针兴奋剂,马上活络起来,领头的看上去,绿得颜色有点深的头,额上皱纹一圈又一圈苍蝇,从地上鲤鱼打挺般翻身跃起,伸出显得苍老的手臂,用食指抵住屎壳郎的脸,大声吼道:

  “你哪来的泼猴?”

  “此乃金龟子科蜣螂大将是也!”

  “管你四也、五也。不关你的屁事,莫扫了我们大家伙儿的兴趣,快快的滚开!”

  “你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,可知道人类对你们恨之入骨。我是替人行道,要不然小心你们小命难保!”

  “你倒说说看,我们帮人类清除掉垃圾。哪点对他们不好?”

  “你们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先吐出唾液分解食物,然后再用嘴猛吸一顿,还用长满毛的腿在食物上爬来爬去,一边吃一边吐出唾液,每隔几分钟还要排泄一次,人们吃了你们这些家伙爬过的东西,痢疾,霍乱,伤寒等传染性疾病都惹上了身,甚至还危及到他们的性命。”

  绿头苍蝇等大小喽啰,自知讨了个没趣,但望着眼前这顿美餐,又有点心不甘情不愿。继续与屎壳郎纠缠不休。

  屎壳郎见来软的不凑效,就捋了捋带有黑色光泽的的衣袖,挥舞着铁拳般的拳头,只三、五下就把绿头苍蝇的头儿打趴在了地下,不能动弹。其它大小喽啰见状只得灰溜溜地跑走了。

  屎壳郎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它用勾状的头角,将牛屎巴巴用铲状的头和桨状的触角把粪便滚成一个球,自得其乐地滚来滚去。那个球体足有小苹果那般大小,超过了它自身体积的几十倍。

  它深知,这些横在道路中间的牛屎巴巴,如果不趁夜晚赶快迅速滚走,赶明儿上学的那些小朋友,不知要熏倒多少。

  没容它再去细想,便用勾状的头角、铲状的头和桨状的触角,吃力地推着这个“绣球”往家缓缓地推移。

  它想,先前在粪球中所产下的卵,回家后,马上就会孵出幼虫,这些个幼仔正嗷嗷待哺呢。于是,它踏着清幽的月光,将这“绣球”滚回了自己的洞穴里。

  第二天,初升的朝阳普照在校园的角头角垴,小朋友们蹦蹦跳跳的唱着歌儿,欢快的走进了教室。他们哪里知道昨晚,在校园的通道上,曾经还有过这样一段不平凡的经历,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。

  校园甬道能如此的干净、清新,原来是屎壳郎的功劳。

  怪不得人们经常赞誉它。

  哪里有屎壳郎,哪里的粪便就会被清理得一干二净,这毫不起眼的屎壳郎竟然是大自然中打扫卫生的“清洁工”呢!真该向屎壳郎说声谢谢。

文章标题: 屎壳郎玩“绣球”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youmeisanwen/43627.html
文章标签:

[屎壳郎玩“绣球”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