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优美散文 > 文章正文

描写雨中散步优美散文

时间: 2019-09-11 19:37 | 编辑:

  在那雨中,我找到了宁静的感觉的,我陶醉在雨中,不打雨伞,不穿雨衣,在街上漫步,任意让雨水在我的脸上跳动,轻轻滑落。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写雨中漫步优美散文,供大家欣赏。

  描写雨中漫步优美散文:雨中漫步

  最喜雨中漫步,最好是斜风细雨,薄雾弥漫。雨中漫步是最惹愁绪也最宜相思的。今夜细雨霏霏,趁妻儿回娘家未归,我正好独自享受这夏雨绵绵。

  不用撑伞,就让淅淅沥沥的雨滴撒遍全身,让清灵的水珠在额头滚落。回味过往的人生,思念远方的亲人,感受生活的苦乐。

  不用急着赶路,不用想着回家,多一些时间,多一些空间,悠然自得,放飞思绪在细雨雾霭中轻轻飞扬。

  放纵情感和惆怅,把忧伤的岁月放置在清凌凌雨中,让来自天际的圣洁的雨水洗涤,你自然会得到一种深刻的宁静,一种处世的平淡,充满内涵的幽远,超脱尘世的境界。

  一任清风拂面,思接千载,神游云端,借了雨的飘逸灵性,能让人在一瞬间有豁然顿悟的感慨,亦能让人平静舒缓地品味人生的价值和意义。

  漫步雨中,我也似乎和雨融为了一体,我也成了一滴雨珠了。

  要有可能还是去田埂走走,听雨打禾叶的声音,感受雨露滋润禾苗壮的喜悦,体味大自然和谐美妙的乐章。

  雨真是天上的精灵,在洁净无瑕的高空孕育,借着微风的力量飘然而下,不但滋润了万物,也滋润着人们的心田。雨是有灵魂的,不然为什么说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哩。

  最有情调的应该是夜雨,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”夜雨绵绵,引人遐思,彻夜难眠。如果此时独自走出去,在无人的小巷踽踽独行,那确实是一种奢侈的享受,这时候应该最能体会戴望舒《雨巷》的神韵了。周围除了无边的暗夜便只有那或极轻柔或极细密的雨的节奏声了,在这浓浓的化不开的雨的氛围里漫步,会让人的心静到极致。在此时此刻,你除了享受这份奢侈外,你不会也不能心有旁骛,你会感觉到这雨是沧桑岁月的洗礼,是天人合一的纯净。你会感觉你也成了一个纯粹的人,或许已然有了些超凡脱俗的味道。

  夜阑人静,无缰徜徉,你才有心思慢慢体味什么是瞬间,什么是永恒;什么是人生,什么是生活。“天地一指也,万物一马也”(庄子语)。透过这滴落的雨点,你仿佛看到了它凝聚的大千世界、悲苦人生。在夜雨中独步,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率性而为的东晋名士王徽之和他“雪夜坊戴”的故事。这雨夜和那雪夜难道没有相通相合的机缘吗?我突然明白了王徽之的彷徨和无奈,世界虽大,但属于一个人的空间又有多少啊,我们要去哪里?我们又能去哪里?

  在古往今来的文人雅士的情怀里,实际上雨是和愁联系最紧密的,或者说雨就是愁,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啊。李清照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”,国愁、家愁、情愁,让词人愁怀难释,更让读者顿生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的无尽哀怨。临窗听雨自然又是一种别样的情调,似乎比看雨更惹愁绪。现代人住着高楼大厦,自是很难感受李清照听雨打芭蕉的那份浓浓的诗意了。温庭筠也是写离愁的大家,“梧桐树,三更雨,不道离情正苦。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。”那“空阶滴到明”,更是写出了雨的滴嗒声直敲离人心头的情状。

  春雨带给人们的感觉却似乎没有那许多的愁苦。春雨最是缠绵多情,绵绵密密,像少女无尽的情怀,总有些憧憬在其中。但是春雨虽是多情,却也很能断人魂的。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,写的就是春雨凄迷,行人愁绪满怀的情景,是写春雨的名句。“楼前小雨珊珊,海棠帘幕轻寒。杜宇一声春去,树头无数青山。”元好问这里写的当然是北方雨中的相思,绵绵春雨,让孤寂无聊的女子柔肠寸断,她想借景解愁,可除了杜鹃催春归去的声音外,便只有茫茫青山了。

  古往今来,沧海桑田,物是人非,“你方唱罢我登台”,只有这雨,还是一样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,虽说今时雨非古时雨,但还是一样的下着缠绵,下着离愁,下着断魂。不同的人总是为这不同的雨,生出各样不同的情怀来。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”蒋捷的诗词,似乎都与雨有关,他是那么懂雨的一个人,写尽了对雨的感受。

  夜已经很深了,我在雨中竟走了很久很久了,远远近近的楼上的灯光已经非常稀疏,身上已然全部湿透。这雨从远古下到至今,“年年岁岁雨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我想,雨她并非只顾着自己淋漓尽致地下,她应该也是懂得人的愁思的。

  描写雨中漫步优美散文:雨中漫步

  雨一直在下,不紧不慢。尽管是冬雨,零零碎碎的,阴冷而缠绵。­

  吃过午饭,我打算回寝室休息,谁料几个同事在打牌,吵吵嚷嚷,吞云吐雾。我承受不了这份煎熬,反正没事就拿上雨伞匆匆下楼来了。一阵冷风吹来,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。雨还在下,如慕如诉,我的心里也陡然湿漉起来。­

  走出校门,我就往前面的田野走去。很久没去那里散步了,何况是这样的雨天,我不知道这时的田野会是怎样的景象。我只记得原来去散步的时候,一派浓郁的秋色。金黄的稻田,碧绿的菜畦,满眼喜人的气象,在落日熔金的余辉里十分迷人。尤其习习晚风轻轻拂来,沿着田埂款款而行,率性而为,什么都不想,真是惬意。正在低头沉思的那会,我猛一抬头,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熟悉的田野里。金黄的稻子早就收割完了,只剩下一茬一茬的稻梗,整齐的排列在稻田里,如同要接受检阅的士兵一样。而那些菜畦比原来更葱绿了,经过这场冬雨的滋润,绿油油的,水灵灵的,真是惹人喜爱。从前寸长的玉米,早就女大十八变了,有的结苞鼓胀起来了,有的露出可人的花穗,有的还是花骨朵儿,各具形态,生气莹然。新生的芥菜和花菜出土不久,沾上雨水,绿莹莹的,闪着绿光。早生的萝卜已经拔高了许多,簇生的叶子墨绿墨绿的,虽有寒风的侵扰,对它们并没影响,似乎迎来了一个盛大的节日。远远近近的甘蔗林显得挺拔而特立,粗壮的茎,隔着空气好像能让我嗅到汁液的香甜。叶子还是那么翠绿,在入冬的寒风中没有丝毫的怯懦,和着冬雨的洗礼,一根根的站成一堵堵绿墙。在即将面临萧瑟的田野里,在视野风景快要断层的季节里,这一田一田的甘蔗林逼仄我的眼帘而来,充实而迷人。

  这时,我开始刻意搜索起来。雨还是不紧不慢,打在伞上轻轻柔柔的。前面大大小小的山,在雨中逐渐氤氲了。山坳里,树梢间,隐隐约约地飘起了白雾。时缓时急,时浓时淡,如一缕缕飘带东绕西缠,灵动而飘逸。山脚下的一排排楼房,经过雨水的浸润,黄的墙,白的壁,青灰的瓦,蒙上淡淡的雨雾,迷离醉人。山间还露出了一些红泥,在裸露的肌肤上点染了一抹亮色。沿河两岸的乔木和灌木,傲然而立。虽然进入初冬,这些树木仍然一派绿意昂然,沐浴着冬雨,加上南国的冬天并不凌厉,一枝一叶都还朝气蓬勃的。然而田野也毫不逊色。肆意纵横的野草,草绿在衰退,一半枯黄里还倔强地夹杂着深绿,探头探脑地打量着周遭。与散布在田间的大大小小的像蘑菇一样的稻草垛,灰黄里自然相映成趣。草间星散的野花,这里一朵那里一朵,沾着雨水,散发着幽幽的冷艳。河水哗哗地流淌着,在较宽的河道上积成一汪汪绿潭。雨花纷纷扬扬地洒在水面上,跳跃着,翻滚着,腾越着,调皮着。水下的鱼儿似乎感激雨花的多情,也成群结队的前来凑热闹,不是嬉戏,就是追逐,要么窃窃私语,要么侧耳倾听。田野里行人很少,偶尔有辆公交车从对面的马路上经过,或者摩托车呼啸而过。学校里安安静静的,这会儿学生们还在午睡。学校新工地上空的旗子,在风中懒懒地飘动了几下,衬托着迷蒙的雨雾,横着一片雨红。我已经跨过了田间的阡陌,慢慢向田野中的大路迈步。雨不算很大,还是零零碎碎的,不紧不慢,点点滴滴滑落在伞上。伞下的我,俨然是另一个心动的世界。

  突然,有一只鸟从我的伞边急速地飞过,是谁惊扰了它的午梦,还是被雨声的絮叨感染了呢?只有雨脚还在连绵,随着鸟儿的翅影,一片雨痕,淡淡的,淡淡的…­

  描写雨中漫步优美散文:雨中漫步

  很久没去那里散步了,何况是这样的雨天,我不知道这时的田野会是怎样的景象。正在低头沉思的那会,我猛一抬头,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熟悉的田野里。叶子还是那么翠绿,在入冬的寒风中没有丝毫的怯懦,和着冬雨的洗礼,一根根的站成一堵堵绿墙。在即将面临萧瑟的田野里,在视野风景快要断层的季节里,这一田一田的甘蔗林逼仄我的眼帘而来,充实而迷人。田野里行人很少,偶尔有辆公交车从对面的马路上经过,或者摩托车呼啸而过。

  雨一直在下,不紧不慢。尽管是冬雨,零零碎碎的,阴冷而缠绵。­

  吃过午饭,我打算回寝室休息,谁料几个同事在打牌,吵吵嚷嚷,吞云吐雾。我承受不了这份煎熬,反正没事就拿上雨伞匆匆下楼来了。一阵冷风吹来,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。雨还在下,如慕如诉,我的心里也陡然湿漉起来。­

  走出校门,我就往前面的田野走去。很久没去那里散步了,何况是这样的雨天,我不知道这时的田野会是怎样的景象。我只记得原来去散步的时候,一派浓郁的秋色。金黄的稻田,碧绿的菜畦,满眼喜人的气象,在落日熔金的余辉里十分迷人。尤其习习晚风轻轻拂来,沿着田埂款款而行,率性而为,什么都不想,真是惬意。正在低头沉思的那会,我猛一抬头,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熟悉的田野里。金黄的稻子早就收割完了,只剩下一茬一茬的稻梗,整齐的排列在稻田里,如同要接受检阅的士兵一样。而那些菜畦比原来更葱绿了,经过这场冬雨的滋润,绿油油的,水灵灵的,真是惹人喜爱。从前寸长的玉米,早就女大十八变了,有的结苞鼓胀起来了,有的露出可人的花穗,有的还是花骨朵儿,各具形态,生气莹然。新生的芥菜和花菜出土不久,沾上雨水,绿莹莹的,闪着绿光。早生的萝卜已经拔高了许多,簇生的叶子墨绿墨绿的,虽有寒风的侵扰,对它们并没影响,似乎迎来了一个盛大的节日。远远近近的甘蔗林显得挺拔而特立,粗壮的茎,隔着空气好像能让我嗅到汁液的香甜。叶子还是那么翠绿,在入冬的寒风中没有丝毫的怯懦,和着冬雨的洗礼,一根根的站成一堵堵绿墙。在即将面临萧瑟的田野里,在视野风景快要断层的季节里,这一田一田的甘蔗林逼仄我的眼帘而来,充实而迷人。

  这时,我开始刻意搜索起来。雨还是不紧不慢,打在伞上轻轻柔柔的。前面大大小小的山,在雨中逐渐氤氲了。山坳里,树梢间,隐隐约约地飘起了白雾。时缓时急,时浓时淡,如一缕缕飘带东绕西缠,灵动而飘逸。山脚下的一排排楼房,经过雨水的浸润,黄的墙,白的壁,青灰的瓦,蒙上淡淡的雨雾,迷离醉人。山间还露出了一些红泥,在裸露的肌肤上点染了一抹亮色。沿河两岸的乔木和灌木,傲然而立。虽然进入初冬,这些树木仍然一派绿意昂然,沐浴着冬雨,加上南国的冬天并不凌厉,一枝一叶都还朝气蓬勃的。然而田野也毫不逊色。肆意纵横的野草,草绿在衰退,一半枯黄里还倔强地夹杂着深绿,探头探脑地打量着周遭。与散布在田间的大大小小的像蘑菇一样的稻草垛,灰黄里自然相映成趣。草间星散的野花,这里一朵那里一朵,沾着雨水,散发着幽幽的冷艳。河水哗哗地流淌着,在较宽的河道上积成一汪汪绿潭。雨花纷纷扬扬地洒在水面上,跳跃着,翻滚着,腾越着,调皮着。水下的鱼儿似乎感激雨花的多情,也成群结队的前来凑热闹,不是嬉戏,就是追逐,要么窃窃私语,要么侧耳倾听。田野里行人很少,偶尔有辆公交车从对面的马路上经过,或者摩托车呼啸而过。学校里安安静静的,这会儿学生们还在午睡。学校新工地上空的旗子,在风中懒懒地飘动了几下,衬托着迷蒙的雨雾,横着一片雨红。我已经跨过了田间的阡陌,慢慢向田野中的大路迈步。雨不算很大,还是零零碎碎的,不紧不慢,点点滴滴滑落在伞上。伞下的我,俨然是另一个心动的世界。

  突然,有一只鸟从我的伞边急速地飞过,是谁惊扰了它的午梦,还是被雨声的絮叨感染了呢?只有雨脚还在连绵,随着鸟儿的翅影,一片雨痕,淡淡的,淡淡的…­

文章标题: 描写雨中散步优美散文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youmeisanwen/42065.html
文章标签:

[描写雨中散步优美散文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