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文章正文

随迁老人的寄托

时间: 2020-01-04 19:59 | 编辑:

那个老妇人刚上公交车的时候,我就开始烦她了。她一大把年纪了,矮胖臃肿,掂着一大布兜菜,费了好大气力,才踏进车门,然后,站在车门口,翻弄衣袋,找老年免费乘车证。司机大约也很不耐烦,催她快上车。妇人又吭吭地,使劲拽上来个拉杆包,满满塞的还是菜,大葱、莴苣,还有芹菜的叶子,突兀地伸着。又是买菜的!我并不认识她,烦她是因为有很多她这样的老人,每天赶在早上上班高峰,到批发市场买菜,与大群急着上班的年轻人挤公交车。乘坐这条线路的上班族,对这些老人颇有怨言,经常听到他们抱怨,买菜,就不能晚点来。想想老人们也真是的,大老远来,究竟能省多少钱,买到多新鲜的菜呢?车启动了,她挎着、拽着两大包菜,摇晃着挪到车的后部,又费劲地踏上两级台阶,先把肥胖的身体安置在座位上,再将手提布袋塞在座位前的空隙里,那个拉杆包靠在她身边,她紧握着手把,防止包滑跑。她的座位离我比较近,我能清晰地闻到她两个包里散发出来的复合气味,大葱、香菜,还有羊肉的味儿纵然此前乘公交车时经常闻到这种混合气味,我仍拿出纸巾,掩了鼻子。可没用,车内买菜老人有好几个,空气很快被这种气味同化了。没几秒,她的装扮吸引了我的注意,让我暂时忽略了那股气味。她肤色很黑,脸上密集地长着大块老年斑。她也实在是太胖了,衣裤绷得紧紧的,一身印有黑色图案的麻灰绸缎,让她看起来更加苍老。可是,她显然是极爱打扮的。她左手无名指戴枚黄灿灿的戒指,手腕上戴一个青玉色手镯,右手无名指套个墨玉色指环,手腕上是块枣红色手表。她的十指,全涂了蔻丹,红艳得让那长满老年斑的双手显得相当诡异。车走了五六站,她拿出手机,拨通后开始讲话。手机小而旧,直板,是那种只有通话功能的老式机。她说话的声音,充盈着乡野气息,哇哩哇啦,我一句也听不懂,也辨不出是哪里的方言。不知是手机信号问题,还是她本来就大嗓门,她的音量旁若无人地大,好几个乘客为之侧目,她也没看见。又过了几站,她推搡着提包和拉杆包下了车,车内空间和气息似乎一下松散了许多。窗外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接过了她的提包和拉杆包,她艰难地紧跟在后面,脸上那大块的老年斑,也没掩饰住她的满足感。看来,她是一位跟着孩子来到城市的随迁老人,每天搭乘免费公交,去批发市场买便宜菜,就是她的使命和寄托。我戴上耳机,开始听歌,当你老了听着听着,我心中竟生出丝丝羞愧感。
随迁老人的寄托
http://www.suibiyiji.com/suibi/shenghuosuibi/2416.html

文章标题: 随迁老人的寄托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senghuosuibi/45010.html
文章标签:

[随迁老人的寄托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