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文章正文

免费童工(二)

时间: 2019-09-11 12:03 | 编辑:

当再一次面对舅舅大声的训斥,姐姐压在心中的怒火,再也控制不住,只不过既没大吼大叫,跟舅舅对着骂;也没有哭哭啼啼,诉说心中的委屈,而是,不声不响,默默无闻,甩下镰刀,头也不回地上了岸——扬长而去!老子不干了,看你怎么办?!“哎呦,说你两句,你还有脾气了,竟然敢甩手走人……”“你给我回来,回来,再不回来,我等下可要向你外婆告状,说你好吃懒做,这样,你就不能呆在外婆家了,看你怎么办?”……任舅舅在后面怎么威胁,怎么喊话,姐姐像一头倔强的雄狮,不慌不忙,不紧不慢,头也不回,倔强而去,只留下一个潇洒帅气的背影。站在水田里呆呆看着的小叶,忍不住给姐姐鼓掌喝彩:“帅呆了!酷毙了,简直没法形容了!”姐姐一直是个温柔贤惠且温顺的女人,很少违抗大人的意志,平时,她只会委曲求全,讨好大人,啥时见到她有这般骨气。像这种受不了委屈,拂袖走人的行为,不都是我的专利吗,姐姐怎么也学会了这招,小叶心里又震惊又纳闷。其实,小叶也想走,农活又脏又累,不是被禾苗扎伤,就是被稻谷刺伤,水田里还有不少蚂蟥,她白花花的腿上一直流淌鲜血。在水田里走一圈,身上没有一处是干净的,泥巴溅到脸上、嘴上、头发上,痒痒的,用手一摸,全是泥巴。“姐姐,等等我,等等我!”小叶就差把这句话大声地叫出来,可是,又不敢,她在水田中间,万一逃到半途,被舅舅拦截下来,可没有好果子吃。小叶哭丧着脸,望着渐渐远去的姐姐,心里的眼泪已经流成一条小河。呜呜,姐姐竟然抛弃我,一个人走了!眼泪汪汪,一不小心,就要流出来。舅舅发现高压政策好像没什么效果,开始用怀柔方式:“小叶,你由她去,等下她回到家,你外婆肯定会骂她,还不让她吃饭。不做事,还想有饭吃哦,甭想,你好好干,加油干,等下舅舅回家给你做好吃的……”舅舅就这样,一边夸大其词地说到姐姐即将会受到的惩罚,一面给小叶采用糖衣炮弹,许诺坚持下来会得到的好处。小叶终于忍住饱胀的逃跑情绪,一心一意干农活,可能,寄人篱下的生活过久了,她也学会了看人脸色生活。看着姐姐孤零零的背影,她也很想跟上去,妈妈曾经说过,不管做什么,你都要跟姐姐在一起。现在,面对舅舅不断的威胁与劝说,她却没有出走的勇气,只有硬着头皮,继续在浑浊的水田里艰难行走。一个小时过去了;两个小时过去了;……一下午过去了;眼见日落山岗,月上柳梢,肚子饿得咕咕叫,手臂酸了,双腿已经迈不动了,脸上沾满了汗水、泥水混合物,巴啦啦,已经成了一张大花脸。好想上岸,好想回家啊,眼见,太阳渐渐下沉,天一点点变暗,没过一会儿,就笼罩在一块黑色幕布之下。舅舅怎么还不放我回家呢?还不放我上岸呢?肚子都饿扁了,头皮好痒,忍不住用满是泥巴的手去挠,头发也打结到一块,变得脏兮兮的。蚊子也越来越多了,一大片,黑嘘嘘的,嗡嗡地在耳边叫过不停,一不留神,溜到你的头上,脸上,脖颈处,蚊子落脚之处,又疼又痒,那滋味儿可不好受!小叶从头到脚,都沾满了泥巴,还有蚊子和蚂蟥叮咬的红疙瘩。舅舅什么时候能让我回家啊?我一个小孩子怎么可以和他们大人一样,承受如此强大的劳动量呢?再不放我回家,我就要倒在水田里了,小叶迷迷糊糊地嘀咕。看着黑沉沉的天幕,瞌睡虫渐渐爬上心头,一个趔趄,连人带物,几乎要栽倒在田野里。“喂,打起精神来,还有几座禾堆了,打完这些就回家!”舅舅的吆喝适时响起。小叶这才从神游的梦境里,回过神来,打起十二分精神,继续面对战斗。终于,一座座禾堆消失,一粒粒稻谷脱落,掉在打稻机里,堆成一箩筐,一箩筐;等最后一声响嘎然而止,舅舅意犹未尽地发出“解散”的命令。此时,伸手不见五指,依稀看见眼前的黑影,若舅舅的命令再晚发一会儿,小叶这单薄的身板就要睡倒在田野里。善始善终,她始终坚持这样的理念,哪怕中途累得没有力气说话,呼吸一口都觉得上气不接下气,也没有停歇,因为,她坚信,既然选择留下,就要坚持到底。否则,以五十步笑一百步,跟姐姐又有什么区别,那么多时间都熬过来,还怕接下来一点点吗。只可惜,接下来并不止一点点久,一点点时间,坚持了一会,又一会;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,快到了,快结束了,才真的到达终点。那时,早已星光闪烁,月上柳梢头。拖着疲惫的身体,走在纵横交错的田埂上,小叶心里充满好奇,好奇姐姐会不会像舅舅所说的那样,被外婆大骂一顿,骂她懒,骂她偷懒耍滑,甚至,如舅舅所言,外婆连饭都不让她吃——事情都没有做,怎么会有饭吃呢。想着姐姐即将遭受的这一切,小叶暗暗窃喜,幸好自己顺利完成了任务,尽管任务有些超乎她的想象,她还是为自己的勤快和英明决断感到自豪。当她带着满身泥巴和伤痕,回到外婆家,不远处的姐姐正笑着跳着向她走来。“外婆没有骂你?”小叶惊诧地问道。“干吗要骂我?”姐姐反问道。“你没有做事情啊!”“做什么事啊,哦,你说,舅舅家的事啊,我又没吃他家的饭,喝他家的水,干嘛要帮他做事啊。再说,就是他给我饭吃,给我水喝,我也不想吃,不想喝。话说得好,说是帮他家杀禾、递禾手,结果呢,啥都要做,而且还像使唤丫头一般,我才不受那个气……”姐姐啥时候变得这么有骨气了,小叶简直为之一振。“哎呀,上当了,又累又饿,这回身上还有那么多伤痕,早知道,跟你一块走了!”看着姐姐跟外婆闲适散漫,亲密无间地捡豆子,小叶恨不得时光能够倒流,这样,提前开溜的肯定是她。“哈哈,上当了吧,饿死了吧,还没有饭吃,我早就吃过了。”姐姐一脸幸灾乐祸。“外婆家还有饭吗?我饿死了!”小叶挣扎着,跑向饭锅。“没有了,早就被我吃完了,外婆家的饭菜太好吃了,一不小心,就吃了个底朝天;舅舅不是说,给你做好吃的吗,你就等着吃美味佳肴吧……”姐姐这风凉话说的,明晃晃刺激小叶。“算你狠,太狡猾了!”小叶无言以对,只得咬牙切齿地说。“谁叫你没有骨气呢,还低声下气,指望人家能对你好,你就想得美!”姐姐真是哪壶不开,提哪壶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最重要的是,外婆也站在姐姐那边,笑着说:“姐姐走得好,有志气!”“外婆,不是你让我们去帮舅舅做农活的吗?”小叶疑惑地问道。“我哪想过你舅舅、舅妈像是换丫鬟使唤你们啊,换谁,也不愿意,再说,当着你舅舅、舅妈的面,我总不能说,你们别去吧。”“哦!”小叶总算恍然大悟,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,什么时候她会傻到以为舅舅的意志就代表了外公外婆的意志,什么时候她能不分场合把大人的话当作说一不二的圣旨。“唉,是你自己太嫩了,被人利用了!”姐姐在一旁做了个鬼脸,故作深沉地总结。“哼,不早告诉我!”小叶又急又气,又能怎么样呢,辛苦也辛苦了,劳作也劳作了,也被蚊子咬了,被禾叶刮了,被蚂蟥吸血了,结果,到头来,连饭都没得吃;还不如姐姐,不费辛苦,不用劳作,没有蚊子咬、禾叶刮,蚂蟥吸血,白白净净,毫发无伤,还早早地吃了美味的饭菜,悠哉乐哉。舅舅之前还说煮好菜好饭招待她,等了半天,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,都没有看到饭菜的踪影。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才听到舅舅大叫一声“开饭了”。小叶哈喇子流了一地,就等着吃好吃的,谁知,跑过去一看,所谓的好菜,不过是一碗咸菜,加一碗豆角,还不如外婆家的豆腐,心里那种上当受骗的情绪又更上一层楼。“哎呀,姐姐,下次我一定不擅作主张!”肠子悔青了,仍然于事无补,只能祈祷,下次学聪明点。“哼!以后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出现什么情况,我一定跟着你。你去哪,我就去哪;你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;你不干的事,我也不干;才不会被别人的花言巧语迷惑,也不会被别人的大声怒斥给吓着。”小叶信誓旦旦地对姐姐说。“一句话,跟着姐姐,不吃亏!下次,你可得跟紧了!”姐姐一脸得意。彦子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
文章标题: 免费童工(二)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senghuosuibi/42043.html
文章标签:

[免费童工(二)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