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文章正文

故乡的云

时间: 2019-07-21 23:50 | 编辑:

在一个晴朗的早晨,我要回故乡看望我的父母亲。于是我骑上摩托车,匆匆地往故乡的路上行驶。

东方的太阳刚刚升起在山坡顶上,彤红彤红的太阳把天边的云霞映红了。红红的云霞一朵跟着一朵,从东方一直铺过来,铺得满天空都是厚厚的云团。天上的云朵随风飘动着,变幻成各种各样的图象。有的象虎跃,有的象龙飞;有的如象奔,有的象牛群;有的象天狗,有的象鳞片……云朵飘浮着,变幻各种形态,令人捉摸不透。

清晨的道路车辆稀少,道路上干净清洁。路两边的风景树翠绿并滴着露珠,山坡上的经济林整齐地排列着,迎着晨风飘扬招展。坡谷里的甘蔗和桑叶长得非常茂盛,路边的稻田长满翠绿的庄稼,偶尔看到田地里有农人在劳作。

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,迎面刮来了一阵阵的冷风。天空中的乌云翻滚着,很快便遮住太阳。顿时乌云密布,天空变得昏暗起来了。几道闪电过后,乌云从雷呜中振开,雨点便从天空中落了下来。

我觉得雨越下越大了,我必须找一个地方躲雨。因为早上我看见天晴,便没有带来雨衣,这时候便被淋着了。雨滴滴对了我头盔的镜片,视线越来越漠糊了。我不能再坚持行驶了,于是在路边的一户人家房前停了下来。

我放下摩托车往屋擔下躲雨,只见那户人家门开着。有一个老爷和一个老奶正在往蚕架上铺桑叶喂蚕。

我走进门口去对老爷说:“公老,你好!我来这里躲雨一下,行吗?”

“啊!行呀,只是房子里养蚕,有点不方便;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坐无妨。”老爷边忙边应声道。

“公老,你家都摆满蚕架,那你们住哪儿啊!”我好奇地问到。

“住楼上啊!一层我们养了蚕,只能住二楼了。”老人无可奈何地说。

“公老,你们俩老养蚕,那你们的孩子呢?”我有些同情地问。

“唉,都出去打工去了;儿了、儿媳都出外面打工去了。只有我们老人在家,我们不养蚕谁养呢?”老人无可奈何地说。

“那叫孩儿们给点钱给你们生活,你们就可以养清福不好吗?”我给他们提个建议说。

“不行啊,他们还要供给孙子读大学,他们哪有钱给我们啊!”老爷语重心长地说。

“那以前你们攒的钱加上政府给些养老补助,那也够你们用了呀!为何还要那么辛苦呢。”我帮他们盘算着。

“我们以前也攒不得什么钱。那点钱,加上政府补贴,做这个房子的钱都不够。还要孩子们帮出些钱,才做成这个房子。现在还没有钱装修呢!”老爷爷象数家常似的跟我说。

“公老,那你为何不叫你孩子在家种田和养蚕呢?如果他们在家做了,你们老人就不用辛苦了啊!”我建议说。

“不行啊!现在村子里有了这种风气,年轻人都爱到外面去闯。虽然有些人也赚不到钱,但是他们就是不肯在家种田和养蚕。”老人摇摇头说。

“公老,现在年轻人在村里做工都没有那么安心,你们那个时代多好啊!”我感慨地说。

“我们那个时代啊!可算苦透了,我们那个时候生产队里交公粮,又交余粮;还要交双超粮。我们那时候做工还吃不饱饭呢,我们照样挺过来了。现在政策好了,种田连公粮都不用交了;而且还得到政府补贴呢。可是现在村里面的年轻人都还不想种田呢!”老人越说越气愤。

“公老,那等到你孙子毕业了,他有可能回来帮你种田啊!”我安慰老人说。

“想都不要想啊!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。孩子从小都宠惯了;都是钣来张口衣来伸手的。有的孩子晚上玩电脑到半夜,第二天到中午太阳晒屁股时肚子饿了才记得起来吃饭。再说现在的孩子都是大学生,都不会做农活,也不愿意干农活。现在从农村里出去读书的孩子,我还没有看见谁回家种田呢!”老人感慨地说。

“那以后谁来种这些田地呢?”我带着疑惑地问。

“管他呢!反正我们这一代已经走到头了,也许再过一些年,我们闭上了眼睛。谁管得天下成什么样子呢!”老人的眼睛似乎被眼泪浸湿了。

天晴了,我告别了老人,我要赶我的路。这时候,天上的太阳也从云朵里露出了笑脸。微风轻轻吹来,云雾慢慢地消散。这时候我想起了歌星费翔唱的一首歌曲《故乡的云》的歌声:“天边飘来故乡的云,它不停地对我呼唤。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,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。回来吧!回来哟,浪迹天崖的游子。回来吧!回来哟,别在四处飘泊……”

文章标题: 故乡的云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senghuosuibi/26678.html
文章标签:

[故乡的云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