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文章正文

向日葵抬着头

时间: 2019-07-21 02:25 | 编辑:

谧静的夜晚,诗人提着桅灯拨开了一层薄雾,站在南山的葡萄架下,凝视着闪烁的星星,一轮朗月飘逸的如影,清晰的看到他们在天堂里闪着翅、膀飞翔、他们的接吻、饱满蓓蕾的乳房哺育着娃娃,他们在百花丛中跳舞在歌唱,他们在画画,画着淡绿的草地与一棵棵苹果树。他们在划船,追着旭日升起时那一缕风景,向日葵抬着头朝着的一片金光。他们漫步在围岸的一排排木樨树下,背颂着那一首《灿烂的青春》的诗。

是梦吗?天亮了,熄灯。凝望着眨着眼的最后一颗星星,诗人啊,该、回了,回吧、回吧、已经在二零一五年了,醒来吧,诗人不敢醒来,也不想叫醒诗人,轻轻地擦着诗人的泪花。

谁让诗人在那一年一九六八,尽日尽夜地忧愁,说了一句群众的呼号,又在红色的墙上画上了一个×号,震怒了谁。轰隆,轰隆的火车-----把诗人带人了荒芜的“天堂”。

谁让诗人——经历过的那一年一九六八,所谓的天堂。那时他们每天绣着一块红色的布,光着脚在垄堤上,种着一粒粒金豆,他们在冰冷的田垄里寻找着饥饿的魂魄,他们在踩着红色的河泥里的花草,用花的泪,染红了天堂的一根鞭子,那个“神”,你敢违反它的旨意吗?诗人他们在掀着火炉里沸腾的血水,酿成了红酒,是神宴会上的佳酿。每一天树荫下或祠堂举着高高拳头,高高帽子必须低着头,大喊语录,喊着……头顶上压着一层层乌云弥漫,天空中一只巨鹰——盘旋。

谁让诗人——经历过的那一年一九六八,在雾气中,诗人与他们在伐木在雨中扛着石头,修桥、修路、泥泞的路啊,跌倒了爬起。他们多么想移开一座大山。呵哟,哟呵的呐喊,他们的汗水,泪水、心房里流的血液,滴答,滴答,滴到了一九七六年,让诗人梦里眸清的泪组成了一条河流。

诗人无法醒来,在梦中喊着:点灯,点灯,点灯吧!不,不,天大亮了,听见了娃娃的啼哭,隐约传来了就是那一首《灿烂的青春》的颂诗……

已是二零一五的春天,诗人终于看到了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抬着头,是真的。

文章标题: 向日葵抬着头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senghuosuibi/25045.html
文章标签:

[向日葵抬着头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