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文章正文

白沙幻影·初春

时间: 2019-07-16 03:39 | 编辑:

我爱你,但我不乞求你也爱我,因为爱与被爱是两码事。我不期望接受,但至少请你不要拒绝,好让你我再见时还能够坦然微笑。

我不了解你的世界,那里有无数湛蓝的湾,长满了紫色的花。我甚至不能解释你说的那些风里吹来的感叹。但我觉得这些都是有意思的事,我想知道,而且是迫切地渴望。像你融入风中的,我希望,我能与你相融。

“这文采,哥们儿我怎么就写不出这么煽情的句子。我要是能有你的一半,那些小姑娘还不被我哄得团团转!可惜了少侠满腹柔肠,就是不食人间烟火!可叹。可叹!”

“还不食人间烟火,你知道个屁!他明明就是让烟呛着了!别怪我啊,上次你给那个叫桃子的写的信我不小心看着了。这年代还写信,光这份情怀我就服你!”

“妈的。本来我还想问问他跟那姑娘的事,你是不是傻,这下他更不愿意说了。”

哎!别走啊!

我看着你孤独的影子离我而去,我也变得沉默,从那天起所有的活泼鸟都去赶赴一场葬礼,包括你最爱的杜鹃。

“你生气了?别啊!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“我们也是关心你,看你整天闷闷不乐的,姑娘什么的多的是,凭咱这模样还愁不能再找个好的?”

“以后,我的事不要再问了。”

那天晚上,风轻轻的,她看着我,说道有缘再见。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拒绝。一步,两步,她走了两步远,回头说道她喜欢苏轼,于是,我花了一个月读完了苏东坡的所有诗。后来,姑娘没搞到手,诗却放不下了。就好像是歌里唱的那样,一个五音不全的男孩为了心仪的姑娘学唱歌,后来却娶了吉他为妻。我感觉,差不多。

在那之后,真的没有人再问过我关于她的事,我也习惯了脱离群众,独来独往。

又后来,初春的那天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几只狗在追逐打闹,累了,躺在草地上打滚,也有不少人在踢球,或是在散步,这些是我所看见的。桃花开了几朵,在光秃秃的枝上,有害羞的,有微笑的,也有捧腹大笑的,总之都是对着我,还有之前散步的摘下了帽子,折了柳条随手编了个环放在了头上,有在路两旁骑自行车的,衣服都是敞着的,这些也是我所看见的。当然也有我看不见的,譬如我看到狗打滚的时候嘴角的上扬和看到桃花时舒展的眉角,还有安静地躺在桌子上的那一封来自遥远的地方的信。

那天晚上我睡得很好,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似乎是在一个安静的地方,安静的连风都静止了,有好多湛蓝的湾,我躺在紫色的花丛里,时而只有自己,时而有人相伴。幸好在我醒来的时候,我是有人相伴的,我看的很清楚,是一个面容俊秀的姑娘,她是朝向我睡着的,我甚至听到了她的轻微的鼾声和心跳,也许是我的心跳。

后来的后来,我是马踏飞燕的江南,是九月的花和三月的雪,骑马是和一群人在一起的,赏景也是和一群人一起的。

流浪的路上,我看到了你的背影,我为了躲避,绕了一个半圆,于是我就站在了你的面前。

文章标题: 白沙幻影·初春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senghuosuibi/17141.html
文章标签:

[白沙幻影·初春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