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情感故事 > 文章正文

那年的雪,埋葬了所有的记忆

时间: 2019-08-17 22:30 | 编辑:

1、济南第一场雪,我遇见了你

在这世间,我们一直觉得:心正不怕影子斜。但当有一天所有的事都指控你时,你便会发现,那是一件多么无力的事。

刚升学的徐欣,对所有的事物都那么好奇,对所有人都带着这世间最甜美的微笑,不求回报,不求被人铭记,只求对得起自己的心,那便再无遗憾,每天过着平静的生活:吃饭、学习、泡图书馆、睡觉。

那是大一的冬天,济南下起了第一场雪,校园里的每一棵树下都堆满了枯掉的树叶,只是,碎碎的几朵雪花,并无法集起白茫茫的一片,徐欣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,没有人去打扰她,手中的会计学基础知识的书静静的躺在她的掌心。

静静的看着窗外飘零的雪花,徐欣趴在窗前,呼吸中,鼻腔前的那块玻璃被印上了水雾,渐渐的,便模糊了她的视线,回过神来,再次拿起手中的书看了起来。

“徐欣同学,徐欣同学……”一连几声也没能把她从书中拉出来,男子有些无奈,只能伸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肩。

“额,同学有事?”徐欣睁大眼睛看着身旁的人,眼里全是‘我认识你’的奇怪表情。

“徐欣同学,可不可以把你手中的这本会计学基础知识书借给我看一看,”男子看着徐欣有些惊愕的表情,以为她是不愿意,继续补充道,“我只有一个知识点了!”

“哦!好。”说着徐欣便将手中的那本书递给了身旁的男子。

男子接过徐欣手中的书,说:“谢谢!”让后拿着书在图书馆内坐下,认真的看了起来。

徐欣有些出神的看着认真看书的他,不经意间露出了一抹浅笑,然后又意识到自己失态,摇摇头,向旁边的书架走了过去。

2、原来男生也可以有一个女性化名字

转眼又过去了几天,徐欣依旧坐在窗边的座位上,手中还是拿着那本会计学理论知识的书。

“徐欣同学。”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,那个她只听了一次便铭记于心的声音。

“哦,是你!”徐欣站起身来,微微抬起头,望向他的眼眸。

“这次没有太沉迷,”男子微微一笑,弯腰拿起桌上的笔记本,皱了皱眉头,继续道,“你这本书也看了有些日子了,才看了这么一点,照你这个速度,期末考试你是没多少胜算了,不知道咱们的系主任会不会对你绝望,让你转系呢!”

徐欣面对他的说辞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,心里暗自神伤,系主任可是她的班主任,到时候,她会不会被逼着转系还真的不好说了。但是,她永远也不会承认自己会那么差劲的,口里低喃着:“欲速则不达!”

突然,她的桌上多了两本笔记,一本自己的,一本是男子放下的。

“我这本笔记借给你好了,好歹也是一个系的,期末好好考,别辜负我对你的期望。”

然后,他转过身子,走向了另一旁的书架,在上面搜索了一下,抽出了一本书,靠在书架上沉迷的看了起来。

徐欣坐下拿起桌上的笔记本,上边仿佛还残留着他的余温,徐欣打开第一页,上面写着陈曦,那是他的名字,第一次,徐欣明白,一个男生也可以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,让人听了就会觉得很温暖的名字,就像他人一样,像清晨的晨曦之光,淡淡的,不含一丝忧伤。

徐欣又翻了翻笔记,字写得很清晰,不带一丝潦草,很有力度,就像印刷体一样刚硬,徐欣翻阅着,里面掉出了一张大头贴,很小的那种,表情有些僵硬,就好像是被人逼着去照的一样。

3、等待是为了遇见

至那以后,徐欣每天都会心不在焉,坐在教室里也容易出神。

“徐欣,你这一副满目比比皆是思念的眼神到底是为了谁?”同桌武怡说她,盯着她手中的笔记继续说道,“又是这本笔记,至从你那次从图书馆回来后就每天拿着这本笔记,它到底有什么魔力,让你天天魂不守舍,还是这本笔记有什么特殊的意义!”

武怡和她是一个宿舍的,那次会宿舍后,便被舍友发现了这件事,只是都没有看见具体的事情经过,所以也没怎么逼问。

“好了,那有什么特殊意义,你有心思调查我,不如好好复习,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,考不好,小心老班让你转系!”徐欣浅笑便吐出这句相似的话。

“喂,怎么能这么说,徐欣,……”

“我去图书馆了,你就好好在这里纠结吧!”徐欣微笑着,转身走出了教室。

“哼,装什么清高!”唐莉莉在一旁冷哼。

“我说唐莉莉,你有什么好哼的,你以为系主任是你亲戚你很得意?”武怡讽刺的说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,长得丑就不要出来吓人,说不好话就闭嘴,省得丢人。”武怡打断她的话,拿着书向外走去。

看着教室门口,唐莉莉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们别得意,徐欣,我要你好看!”

徐欣仍旧每天去图书馆,每次都是那个靠窗的位置,每次都在那里看陈曦,就那样静静的看着,是的,她喜欢上了他,但天生的胆小让她不敢在感情面前勇敢一点,她只是简单的暗恋,不表现,不让人发现。

那是期末的前几天,徐欣在图书馆又遇见了陈曦,那是他们第一次聊天,声音很小,以免打扰其他人,说说笑笑,盛是开心。

“陈曦。”

突然,图书馆的门口传来了一声叫喊,徐欣和陈曦一起抬头看向来人。

“诗言,”陈曦站起身来,向女孩走去,手摸摸女孩冻得发红的脸,说,“身体不好怎么能不多穿点衣服就到处乱跑呢?围巾去哪里了?”

陈曦有些无奈的责备,拉着女孩在徐欣面前坐下。

“认识一下吧!诗言,这是师妹,徐欣,这是我女朋友,夏诗言。”陈曦介绍道。

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夏诗言伸出手,脸上带着笑容。

“你好。”徐欣也礼貌的伸出手,刚才她还很吃惊,甚至是还没有反应过来,陈曦原来已经有女朋友了,而且还是这么漂亮,这么温柔大方的女孩子。

他们小声的聊了许多,直到下午,陈曦才和夏诗言一起离开了图书馆。

徐欣看着远去的背影渐行渐远,他们是那么的般配,她怎么能够去打扰别人的幸福呢?那一刻,她做了一个决定--将他放在心底,不揭起、不回忆,做她一个人的小秘密。

4、心正不怕影子斜

自从在图书馆见过陈曦和夏诗言后,徐欣便不再和他们正面相遇了,每次都只是远远的观望,没有人可以毫无顾虑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,她其实想过竞争,只是,她要拿什么竞争,以前她不敢,如今,在见过夏诗言的温柔与大方后,她只觉得自卑,连资本都没有,现在,她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触碰,因为那样才不会心疼。

很快便迎来了期末,每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样兴奋。

期末考试开始后,徐欣认真的做着每一道题,可是突然有人喊道:“老师,她作弊。”

考场里突然沸腾起来,徐欣有些疑惑,生平她最讨厌的便是作弊之人,谁那么不要脸的竟然作弊,她抬起头来,看着监考老师站在她面前。

“同学,站起来,配合检查。”

徐欣有些错愕的望着监考老师,什么情况?说她作弊?

徐欣很坦然的站起身来,口里低喃着:“心正不怕影子斜。”

老师打开抽屉,的确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现象,打算离开。

“老师,我看见她把笔记本放在了最底层了。”

徐欣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是同班的唐莉莉。

果然,监考老师在最底层找到了笔记本,徐欣有些无法相信的退了一步,身后的桌子在地上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响。

“老师,我没有……”徐欣否认,她明明没有作弊,她明明将笔记本放在了宿舍,怎么会在这里,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她。

监考老师将笔记本拿在手机翻了翻,突然,从里面划出了一张照片,是那张被徐欣放大了的大头贴。

照片落在地上,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。

“哦!徐欣喜欢陈曦学长,明明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,好不要脸啊!”一考生说道。

“就是嘛,陈曦学长喜欢诗言学姐,他们关系那么好,她还不自量力的企图破坏别人的感情。”唐莉莉火上浇油。

“唐莉莉,你说什么,我没有。”徐欣有些激动的说。

她不想这件事公之于众,她也重来没有想过要破坏别人的感情,她只是远远的看着而已。

“哼,没有,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,你远远的窥视别人的算什么?”唐莉莉咄咄逼人她就是看不惯徐欣的笑容。

5、记忆需要埋藏

后来考试结束了,徐欣被带进了办公室,所有的质疑都指向她,她明明没有作弊,她明明知道这件事是唐莉莉一手策划的,她却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“徐欣为什么作弊。”

面对老师的质问,她想否认,可所有的理由在证据和现实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最后的她被定下了考试作弊的罪名,所有的成绩都将作废,她半年的努力也将全部作废了,她要怎么办?

走在教学楼的走廊上,外面下着雪,雪掩盖了校园,哪里都是洁白的一片。

“徐欣,为什么作弊?”陈曦挡在她对面每个人都友善,但没有人会真的懂她,了解她。

徐欣突然笑了,笑得有些凄美。

“徐欣告诉我为什么,你知道作弊的结果是什么?”

她当然知道,作弊将会被开除,就算不开除,别人都会对你冷眼相待,她也受不了了。

如今,她也不想待在这个学校了,现在谁都知道她喜欢陈曦,考试作弊了吧!她又还有什么颜面在这里继续学习呢?

但是,临走前,让她再看看他吧。然后,她会躲起来,不告诉任何人,一个人在暗夜里舔舐自己的伤口。

“徐欣,别这样看着我。”

“陈曦,我是喜欢你的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你们的感情。”

然后徐欣转过身走进了雪里,大地那么纯洁,而她此时却是黑色的垃圾。

最后,她不见任何人,不见陈曦,不见夏诗言,也不见唐莉莉,她也不再在意别人的看法,任何人的想法,她只想快点回家,现在的江南是不是也下起了雪呢?不管有没有,她都知道,哪里没有这里寒冷。

当清晨的第一抹白光撒在校园里,她踏上了火车,她要回家了,当火车慢慢在轨道上行驶时,窗外还飘着小雪,她将头埋在膝间,她只觉得冷,就像她已残了的心,无法平静,无法灼热。

火车在雪地里渐行渐远,身后的一切,从这一刻开始便将与她无关了。

那年的那场大雪埋葬了所有的记忆,就像窗外的雪地一样一尘不染。

文章标题: 那年的雪,埋葬了所有的记忆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qinggangushi/38397.html
文章标签:

[那年的雪,埋葬了所有的记忆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