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情感故事 > 文章正文

阻隔

时间: 2019-08-14 08:20 | 编辑:

我是这次回家祭祖时看见她的。

她是我儿时为数不多的玩伴,也是我一位堂叔的女儿,年纪与我相仿。最初祭祖时,她并没有出现,待我祭拜她爷爷(我的三爷爷)时,看见她从一座山上下来,眉眼依旧如儿时一般,并无太大的变化,只是化着精致的妆容,穿着甚是成熟,一切都熟悉如故,但我细看她时,我又觉得我不太认识她,大抵上是整个人的气质改变许多。

待我们祭拜我们的大爷爷大奶奶时,周围甚多的蕨菜,她惊呼:“这里好多的蕨菜!”旁边的堂叔调侃:“你多采点,带回广东咯。”她咯咯地笑出声来,便不管祭祖,去旁边采蕨菜。我突然有些恍惚,感觉就像是小时候一样,她永远像只自由自在的鸟儿一样,不用顾忌太多,随心所欲,好多次放学后,她都会带我出去玩,去土地庙,去水库,她永远都玩的乐不思蜀,我却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她玩(原因是我怕弄脏了衣服,回去挨打),当时对她甚是羡慕。偶尔有几次回去的比较晚,被奶奶罚跪,她知道后总是替我抱怨。她总是这样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、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,就像这一刻,她可以自由自在的采蕨菜,我却只能恭敬的站在一边,安静的祭祖,连话都不敢多说。我和她开始生疏起来是在我转去城里读书后,有一次母亲带我回去看望爷爷奶奶,我站在我家走廊上,看见她在我家对门的那户人家那里玩弹珠,玩得很开心,我很想叫她过来陪我一起玩,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,她看见我后,却也当做没看见,一直到天黑回家,她都未曾找我说过一句话。这次之后,我和她便渐行渐远,关系生疏起来,好像中间有什么在阻隔我们似的,总是迈不过去。

祭完祖在我家吃午饭,有人问她什么时候结婚,她笑着回答快了。我当时甚是惊讶,悄悄地问母亲,母亲表示不清楚,我又转身去问奶奶,奶奶倒是回答了我:“听说是订婚了,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伢子是哪里人。”她比我还小了几个月,我还处在读书的年纪,她却要迈进婚姻的殿堂,觉得甚是不可思议。我很想去问问她为什么选择这么早就结婚,很想作为一位老友与她亲密的聊聊彼此的近况,我却不能开口,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开口,害怕我的语气不对,害怕自己突然地冒犯,让她觉得我有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。直到全部人散去后,我也没能和她说上一句话。事后向母亲表达我的不可思议,母亲回答我:“在这样的穷乡僻壤,女子的地位是不高的,到了二十岁基本上就嫁人了,更何况她还有两个妹妹,她父亲重男轻女,又不工作,她结婚后可能会更好吧。”听完母亲说的话,我内心甚是难过,在农村里生活的女孩子,大部分都如我这位老友一般,年纪轻轻便选择嫁人,然后生儿育女,在这里平淡的过完一生,有些人不想让自己的子女重复自己的老路,便会咬着牙拼死的送孩子去贵族学校接受教育,期待他们走进大城市,成为城市的一员。而现在的我也明白了,打败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是我们生活的环境不同,各自的思想观也不同,原来一直都是我生活得无忧无虑,没有太大的家庭负担,祖辈父辈也是老师偏多,只对我在学习上有所要求,所以我也只需要安心的学习,而她却背负着太多太多,这一刻,对她甚是心疼。

这一次回家祭祖,让我感受到了我和儿时玩伴之间的阻隔,也让我感受到了农村女子生活的沉重。

文章标题: 阻隔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qinggangushi/34485.html
文章标签:

[阻隔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