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情感故事 > 文章正文

雨中飘来的小花伞

时间: 2019-07-21 08:45 | 编辑:

雨中飘来的小花伞

是个暖冬,本该是个飘雪的日子,却淅沥淅沥下起小雨来。街上,多了匆匆,飘起了顶顶小花伞,我没有,只身在雨中。小小的雨滴落在脸上,冰凉,感觉真好。

身旁,小伞匆匆,头顶,丝雨飘飘。真美,原来,这冬日的雨天,也让人这样喜欢。

小雨点点。我小心地打开了一段封存已久的情感。

云从里面走出来了,她打着一顶小花伞,不时转动着伞柄,雨点顺着小伞旋转。小伞好美,云更美。

“您好,向您报到”云飘到我面前。云的声音好甜,好甜。

五年前的一个夏季的雨天,云就这样走进了我的房间,第一眼,我就被迷住了:云身上有种让人心动的感觉。云的亮丽,云的声音,还有她转动的小伞,一下子烙在我的心里。

云和我对桌,这屋里有了灿烂。

工作时,我们个忙各的,闲暇时,天南地北的侃着,没了劳累,没了寂寞孤单。

我是一个不太注意讲究的,一人时候,这屋里到处堆砌着杂乱-----桌子上,东一堆,西一摞满是文件,连沙发上也是零零散散。云的加入,这零乱的房间在她的梳理下,温馨了。

日子很平淡,尽管是只有我们两人的房间,毕竟我们都走过了钟情的年月,都有一个拽住自己的家。我们相敬相让,很安分地演绎办公室里两人的同事故事,心没有半点杂乱。

日子久了,我和云似乎又生出点什么。

她出差了,我去送她。哪天,下着小雨,很潮湿。在站台上,在那顶小花伞下,她依依不舍,伸出手,让我握着,眼睛里似乎有泪珠在晃动,好久,道出了一句:“滚吧”。上了火车,又伸出头,回着小手“回去吧,开车小心点”,见我淋在雨中,扔出小伞:“替我收着”,把一弯难舍留给了我。那时云来后的第二年。

房间里,只我一人,我感到了孤单,心里空荡荡的,数着她离去的日子,数着她回来的时间。

她回来了,仅十天。我心里生出了莫名的喜悦,第一眼见到她,脸竟发热起来。

云好象也不安静,回来后,望我的目光有时呆呆的,有时,那张俏脸不知不觉就红了。

日子象一杯美酒,让人心醉,让人迷恋。

同事朋友聚会,云不觉多了对我的关心。我快要喝多时,杯总是被她夺走,尽管她说:这是保证革命同志的安全。我的小菜碟里,总是多了我爱吃的菜,是云夹过来的,尽管有她嘴里的:替你挡了几杯酒,还你几口菜,两清了,我不想介入他人的私生活。

我经常喝醉,有时醉的一塌糊涂,醒来时,天都黑了,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,云还坐在那。“你还没走”,“我走得了吗,屋里有一醉鬼”。“回去吧,我没事”,“不开车行吗,我们一起坐车走”,我好感动。一次、两次,醉酒的故事,几乎有相同的情节。

-------

好些时候,我不知不觉瞅着忽闪着大眼睛的云,云红着脸,装做不知道,不知是真是假的忙着手里的活。有时,他抓起报纸文件遮在脸上,只露出眼睛,甜甜地提示:“犯傻了,转转眼珠”,或者站起来,走到我身后,捂住我眼睛,趴在我耳边,轻轻地问:“告诉我,我是好看,还是你为了养眼”--------

我喜欢上她了,她也同样。

日子在融融的爱意中划过,一直到她来后的第三年。

爱上一个人很容易,忘记却很难。当我们都意识到该注意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,忘记太难。常常是早晨见面时,彼此一脸寒霜,谁都不看谁一眼,但过不了多久,又都变的春光灿烂。日子在该与不该,想与不想,爱与不爱中躲闪。还好,隔在我们之间的那层薄的已不能在薄的纸,谁都没有捅破,都在吃力地遮掩着。反倒少了亲昵,少了煽情的语言。有时,拍向对方的手,举起又缩回。有时将要靠近的身体,彼此又硬硬地拉回。

这种不敢表白,不想表白的爱太累了,我几乎要跨了,云也是,早晨见面时,常看到她眼睛红着,她说昨夜睡的不好。

我想离开,我不想伤害她。当把请调报告呈到局长面前时,局长火了:“你和云究竟是怎么回事”,他把云的报告扔到我面前,“你不能走,我已答应云了”。局长撂下这句话,走了。

走了,能解脱吗?或许这是唯一的。

云走的时候,我很低调。她是在一切办好后,才告诉我的,那时她来后第三年的初冬,那年也是个暖冬,哪天也没有雪花,雨点却冷。

“我调动了”,云的声音很小。

“今天就走”,云陪着小心,声音有点泣。

我望着她,心跳的很厉害。

“常回来看看”,我终于装出平淡。

云站在我面前,一动不动,好久。

“拜拜”云的手轻挥着,停在胸前。她在等待着我的手。

我始终没动。云走了,是跑着出去的,我似乎听见她的泣声。我没去送她,站在窗前,呆呆地望着雨中那顶孤单、寒冷、伤了的小伞。云不时停下,回头。我始终没让自己走进她的视线,云终于走了。

我给云留下的冷漠的送别,伤了她。我想让时间把我们之间的超出了朋友的那些情摸去,尽管是痛苦的。

云走后,一直到第五天,才打过电话。在这五天里,我一直在矛盾和自责之中,盼望听到她的声音,几次拨出她的电话,又不知说什么,又放下,甚至更后悔哪天的冷漠。伤害她,我心里更痛。

云似乎放松了,电话里没有一丝异样,好象又是出差了,去了另外一个地方,只谈了些新单位里的情况。我释然了,也装着很大度很开心,放下电话,心里涌动着失落和思念。

接下来,几乎是天天通电话,彼此都说些与“思念”不着边的话。我知道,我想她,屋里她的桌椅还在,我常坐在她的椅子上,脑海里尽是她的影子在晃。我知道,她也不会轻松,在新的环境里,面对的全是陌生的面孔。

有时,云诉说她的孤单,我心一酸,眼泪几乎掉下来,似乎又看到了那顶在雨中孤零零飘荡的小伞,便安慰她:“凭你超强的适应能力,马上便会有十几个我这样的朋友围在身边”。云叹了一口气,“再不会有了,一生只你一个就够了”,她马上又说:“我真的都快忘记你了”

忘,怕是忘不了,同我一样,永远。

以后的日子,我们的电话渐渐少了,那段感情被压缩了,打成包儿,搁放在心底。

以后的日子,我们经常碰面,但封存起的东西,谁都没有打开,在记忆的过滤下,里面更美了,美的,一丝风起也会吹褶。

文章标题: 雨中飘来的小花伞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qinggangushi/25618.html
文章标签:

[雨中飘来的小花伞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