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情感故事 > 文章正文

困局

时间: 2019-07-20 21:48 | 编辑:

陈雨在一家国营工厂里工作已经六年了,她是生产车间里一名最普通的工人,要说这年头谁都不好混,一个女孩能有这样一份稳定的工作也不错了,大马路上不知有多少人连这样的工作还找不到呢!可惜陈雨不是这么想的,她是一个颇为清高的人,她的清高来自于她的家庭。

陈雨的祖父母都是大学教授,尤其是爷爷在一所较好的大学里负责一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,身边带着几个博士生。小时候的陈雨经常目睹着博士生到家里来找爷爷,也目睹爷爷是如何受人尊敬的,所以陈雨从小就敬佩知识分子。也希望自己长大后能出人头地。

可惜在爷爷的三个孙女中就属陈雨混的最差,陈雨从小成绩就不好,虽然上的都是很好的学校,却一路开着“拖拉机”,艰难的走到了今天。陈雨还有两个堂姐妹,其中一个大学毕业后当了中学老师,而另一个从小就跟随他父亲去了国外,她也是绝顶聪明、学习拔尖,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,这让陈雨看得即羡慕又嫉妒。

陈雨不甘心失败啊!在找对象的时候,她的眼里就瞄着大学生(那时候考大学还不太容易),不是大学生绝对不要。她想既然自己得不到荣耀,那就把希望寄托在丈夫的身上吧!她就是抱着这种心理认识了现在的丈夫——卫平涛。

初见卫平涛时,陈雨感到失望,他的个子只有一米六五,和自己几乎不分高下,身材还有些微胖,一点也不是陈雨喜欢的类型。可是陈雨知道他的硬件条件好啊!他本科毕业后就进了一家科研单位工作,目前的技术水平正处在上升阶段。而且据介绍人说,他为人性格很好,没有什么不良嗜好。当时一听这介绍,陈雨的父母就高兴极了,就连陈雨自己也兴奋了一阵子。但那是刚开始的时候,这种兴奋很快就过去了。

谈恋爱的时候,陈雨有些打不起精神来,因为她并不能爱上面前的这个男人。不过这个男人很快就爱上了漂亮的陈雨,他不断的用各种笑话来逗陈雨开心,把陈雨逗的咯咯的笑。陈雨觉得卫平涛还是很有幽默感的,并且卫平涛在陈雨全家人面前也表现的比较老实本分,这使得他俩的恋爱得以顺利的进行下去。

不过陈雨和卫平涛之间也又一次差点就分手。那是在他们谈恋爱已经一年时,陈雨渐渐发现卫平涛是个非常喜欢抬杠的人,不管陈雨说什么话题,卫平涛都要和她抬杠。两个人经常争得面红耳赤,很不和睦,于是陈雨提出了分手。可是谁都知道热恋中的人要想分手不是那么容易的。当时不仅卫平涛不同意分手,就连陈雨的父母也不太赞同。他们认为卫平涛工作好、人也老实,放弃了有些可惜。更让陈雨有些心虚的是,当年的她已经二十六岁了,她的好几位闺蜜都比她先披上了婚纱,只有她一人还在婚姻的门前徘徊,别人都劝她:“要抓紧时间了,女人越大越不好找。”听了这些话不禁让她有些恐慌,再加上卫平涛天天跟她软磨硬泡,终于使她打消了分手的念头。

又过了半年,他俩顺利的领取了婚姻证。

刚结婚的陈雨非常的兴奋,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卫平涛的身上,她希望卫平涛能在事业上出类拔萃,跟自己的爷爷接上轨。她也更希望卫平涛能与自己分享生活的快乐。不过陈雨很快就发现卫平涛绝不是什么事业型的男人,他每天一回家就打开电脑玩游戏,玩到十一二点还不肯罢手,如果遇上节日放七天假,他就玩上整整七天。

夫妻结婚,按理说应该去度蜜月,可是卫平涛推说单位里忙,不能请假。陈雨心想,对于男人来说工作才是最重要的,旅游应该为工作而让步,所以她硬是压抑住了自己出游的欲望,哪里都没有去。可是过了一两年以后她才从卫平涛同事的口里听说,那段时间公司里根本不忙,卫平涛天天都躲在单位里打游戏,陈雨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当时虽然已经买了新房,但小两口都是住在陈雨父母家里,有一天卫平涛外出和朋友打麻将,打了一夜的麻将,到了早晨七点才回陈雨这里。卫平涛怕陈雨骂他,于是他就骗陈雨说,自己是凌晨一点先回的新房子,睡到早晨才过来。偏偏巧的是那天陈雨的父亲有些事要办,所以凌晨六点去了一趟新房子,可他根本没有看见卫平涛的人影。谎言就这样被拆穿了,如果换了是陈雨被当众拆穿谎言,那她一定会非常羞愧,可是卫平涛竟然没有一丝羞愧的表情,这把陈雨都快气晕了。

陈雨和卫平涛的新房是他们领了结婚证半年以后才开始装修的,装修房子是一件大事,能叫人塌层皮,陈雨对于装修房子确实是一窍不通,什么水管、电线怎么走啊?电线插孔按在哪儿啊?陈雨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。不过陈雨并不害怕,她心想,反正有卫平涛呢!他是个男人,又是学理工科的,准比自己懂。结果没过多久她就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“能干”。

装修房子当然是请装修队来装修,但是家主必须把自己的要求告诉人家。于是有一天晚上,陈雨就和卫平涛商量怎样装修房子的事,不一会儿卫平涛就拿来一张白纸,放在桌子上,要求陈雨画出一张草图,上面要标出各种电线、水管怎么走。这可把陈雨难住了,她对着白纸看了半天,却一笔也画不出来。卫平涛急了,竟然指责陈雨道:“你怎么连我小学没毕业的妈妈也不如?”陈雨也急了,她说道:“你还不是不会画!你要是会你来画呀?你还是个大学生呢!”结果两个人吵了半天,谁也画不出来,最后还是陈雨的爸爸帮他们把图纸画了出来。整个装修期间的大量工作也是陈雨的父母帮他们完成的。

再后来陈雨发现,家里如果有东西坏了,比如门锁坏了、纱窗坏了、水管坏了、窗帘坏了,卫平涛都会立刻找陈雨的父母帮忙。卫平涛自己即不会修,也懒得去修。陈雨的父母就像两个救火队员,专门处理棘手的事。而陈雨和卫平涛就象两个长不大的孩子总要父母搀扶着走路。而陈雨的父母对于卫平涛的能力也非常的失望。

自从搬回新房子以后,所有的家务活都是陈雨一个人干,这到不是因为陈雨勤快,而是因为她遇到了比自己更懒的卫平涛,这样一来陈雨必须得干活。

家里买菜做饭都是陈雨的事,卫平涛结婚以前是会做菜的,他会做红烧排骨、红烧鱼等等,但是结婚以后就再也没有染指过。陈雨做菜一般是买两个蔬菜来烧,荤菜陈雨是不烧的,只在外面的熟食店买一个现成的。有时候家里缺一道菜,陈雨就想让卫平涛下班的时候顺路带一个回来,每当这时卫平涛都会凶巴巴地说:“我背这么重的电脑包,你叫我怎么买啊?!”其实一年当中陈雨叫他买菜的次数不会超过三次,可每次得到的都是这种回答。陈雨看见他那张扭曲的脸有些惧怕,从此不敢再叫他买了。

家里洗衣服的事都是陈雨干,有时候陈雨已经把衣服洗好、晒好、收进来放在床上,可是卫平涛看见了却说:“你干脆把我的衣服也叠好收进抽屉里。”面对这样的无理要求陈雨总是不予理睬。

卫平涛的袜子和内裤是不能放在洗衣机里洗的,这两样东西必须陈雨手搓。袜子不放进去是因为他有脚气,怕传染;而内裤不放进去是因为觉得洗衣机里有细菌,放进去不卫生。卫平涛换内衣换得特别勤,几天就是一盆、几天就是一盆,陈雨变得像个女佣。

卫平涛有一段时间身体不好,总去医院里做体检,体检报告他迟迟不去拿,到了周末陈雨催他去拿,他还是不去,却在家里打了整整两天的游戏。到了星期一他终于对陈雨说:“今天你去替我拿报告吧!”陈雨说:“不行,我要上班。”卫平涛说:“那你中午去拿。”陈雨心想,这人怎么这么懒呢?于是就说:“中午我还要吃饭,时间根本不够用。”最后卫平涛实在没办法,只好自己去了。

冬天的时候陈雨非常怕冷,总觉得被子里不够暖和,有一天她就独自跑到超市里去买电热毯,本想只买个单人的,可又怕卫平涛怪自己不为他想,所以就买了一个双人的电热毯。回到家以后卫平涛就责怪陈雨没有跟他商量就买了电热毯,还说自己不需要电热毯。陈雨心想,反正是双人双控,你不想用就不开开关便是了。电热毯有四个角,需要捆绑在床上,于是陈雨就一个人开始捆,结果捆了两个角之后另外两个角怎么也捆不好,她就请卫平涛来帮忙。可卫平涛正在玩网游,根本不肯帮忙。陈雨喊了半天卫平涛才姗姗来迟,结果捆了不一会儿,还没捆好就又跑了,陈雨再去找他帮忙却被他粗暴的拒绝了。陈雨当时都快被他气疯了,恨不得把他的电脑砸了。

总体来说卫平涛喜欢在家里玩游戏或跟朋友打麻将,他并不喜欢户外活动。而陈雨却兴致勃勃经常想要出去跑跑。有一次嘉年华游乐场巡回到了陈雨所在的这个城市,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陈雨就拖着卫平涛陪自己去玩。可就是那一次陈雨觉得卫平涛是一个完全不懂得体贴的人。

陈雨这个人本来胆子很大,任何惊险的项目都敢玩,可那一次却阴沟里翻了船。陈雨坐的第一个项目好像叫“旋转飞碟”,结果坐上去以后它就像个陀螺似得飞快旋转,转了有几十圈之多。惊险到不算惊险,可却把人转得胃里很不舒服。等下来以后陈雨直想吐,就找了个地方休息下来,那个卫平涛一句安慰的话也不说,却在一旁一个劲的嘲笑陈雨,什么“嘴大喉咙小啊!”什么“呈能啊!”

说得陈雨很沮丧。后来陈雨告诉卫平涛自己不想讲话,因为一张口就想吐了。可卫平涛偏偏不停地逗陈雨讲话,不管陈雨怎么诉说自己的难受,卫平涛都像小孩一样缠着陈雨说话,一刻也不让她好好休息,那一次陈雨被他折磨的很难受。

还有一次是陈雨外出游玩,在一个水沟旁边一不小心把脚扭到了,脚背肿了、一碰就疼。回到家以后为了下床方便,陈雨就靠着双人床的外面睡,让卫平涛靠墙睡,卫平涛要爬出来必须要跨过陈雨的身体。结果他每回爬出来时都会碰疼陈雨的脚,陈雨怎么提醒他都没有用,被他碰疼了有一二十次。其实他只要稍微小心一点就可以避免,但他却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陈雨觉得他一点也不心疼自己。

陈雨自己也有一个缺点,就是性格太懦弱,卫平涛被他惯得脾气渐涨。

卫平涛在和陈雨谈恋爱的时候曾经催促她快去学个电脑,还说你有什么不懂的我会教你。当时陈雨听了心里喜滋滋的,觉得找了个知识分子真好。可若干年以后陈雨才知道卫平涛的话有多么虚假。当时陈雨要考电脑一级b证书,正好那些天可以不上班,就天天在家学习。到了晚上卫平涛下班回家了,陈雨就把一两个没弄懂的问题拿来问他,结果得到的不是耐心的回答,而是一顿臭骂。如是几次以后陈雨再也懒得看他那张臭脸,每当有问题搞不懂时,宁可独自摸索两三个小时也绝不问他。

陈雨看电视的时候,声音并不响,但调台的时候有的台会比别的台声音响很多,这是电视台的原因,不关陈雨的事。可是只要一换到这种台,哪怕只有一秒钟,声音突然变响了,卫平涛也要大发脾气,这让陈雨措手不及。

冬天的时候陈雨和卫平涛在床上躺着,脚头的被子被踹开了,所以不暖和。卫平涛就让陈雨用脚把被子掖好,陈雨的动作比较大,所以掖被子的时候就有风窜进来,卫平涛就“嗷”的一声尖叫,然后把陈雨好一通训斥。

有一次家里的磅秤坏了,卫平涛让陈雨去买新的,后来因为卫平涛连续出差好多天,所以陈雨就把这事给忘了。再后来他出差回来了,一天早晨卫平涛早早的醒来,他笑嘻嘻的说,他要开始锻炼身体了。然后就赤着膊就往即没有扫过、也没有拖过的地上一躺,开始做起仰卧起坐。陈雨当时惊呆了,以为他有精神病。结果他才做了三个仰卧起坐就说要称体重,一听说陈雨还没买磅秤当即勃然大怒,对陈雨破口大骂。从早上七点二十五分一直骂到八点十分,足足骂了四十五分钟,直到要上班时才停止。

陈雨家的客厅有两个灯,一个是吊灯、一个是日光灯。有一天卫平涛在上网,开的是吊灯,陈雨想把吊灯换成日光灯。于是陈雨就先开了日光灯的开关,然后再关吊灯的开关,谁知那日光灯反应慢,当吊灯已经被按灭时,日光灯还没亮,于是屋里有两秒钟时间只有电脑发出微弱的光芒。按过去的习惯,陈雨又要挨骂了,结果没想到卫平涛只是用怪怪的眼神盯着陈雨看,然后摊开两只手说:“我不骂你,你自己看着呗!”好像陈雨犯了多大的错误似得。

陈雨从小就是个温和的人,不管在家中还是在外面从来不说脏话,她不但自己不说,而且还很鄙视那些爱说脏话的人,总觉得他们是些低层次、低素质的人。可结婚后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卫平涛就是这种人。每次卫平涛和陈雨吵架,卫平涛都用脏话作为武器,每次只要一听见脏话陈雨就会闭口不语,因此每次都会被他骂惨。可脾气再好的人都会有忍无可忍的一天,陈雨在卫平涛的熏陶下终于也学会了骂脏话。

有一天陈雨正躺在客厅里的沙发床上看电视,卫平涛也把他的电脑搬到床上,一边看电视一边上网。结果电脑完全挡住了陈雨的视线,陈雨什么也看不见了。陈雨向卫平涛提出抗议,要求他别挡着自己。结果卫平涛恼怒了,对陈雨大骂道:“妈了个逼的!你不能滚走啊?!”陈雨一听也火了,回骂道:“操你妈逼,你先给我滚。”卫平涛听了大吃一惊,说道:“什么?你连操你妈逼这样的话都骂出来了?”“怎么样啦?你哪次不是先拿脏话骂我?”经过这一系列的争吵,卫平涛终于退让了一步,把电脑搬到别处去了。陈雨这才第一次领略到脏话竟有如此功效。

卫平涛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和朋友一起聚会,聚会这件事陈雨从来不反对,可卫平涛去聚会却偏偏要带陈雨,这让陈雨非常想不通。他们聚会的程序一般是上午先聚在一起吹吹牛,然后中午一起吃个饭,下午就打八十分,一直打到晚上十点多钟才散场。陈雨是个内向的人,对于这种应酬非常反感,可是卫平涛的那几个朋友都带老婆去,陈雨也不好不给卫平涛面子。在吃完中饭后,卫平涛就和那帮朋友开始聊天。那帮人伶牙俐齿、能说会道,卫平涛和他们聊得如痴如醉,而陈雨却有些坐如针毡。有时候陈雨给卫平涛使眼色或想和卫平涛单独聊两句,可卫平涛却假装没看见,把陈雨尴尬的晾在一旁。陈雨被他气得真恨不得甩手就走。到了下午他们就开始打八十分,陈雨不会打,只好一个人坐在旁边看电视,但总觉得特别无聊。后来每次聚会陈雨都央求卫平涛不要再带自己去了,但都拗不过卫平涛的生拉硬拽,这种应酬一直是陈雨最最讨厌却又躲不开的事情。

卫平涛的身上还有一些怪癖,令陈雨即惊讶又反感。最早发现卫平涛有怪癖是在一次三八妇女节的时候,那天卫平涛也是好心,觉得应该陪陈雨过个节,于是两个人就上街买东西了,在两个人压马路的时候陈雨总是喜欢四处张望,这要在别人看来根本算不得什么,这逛街本来就是走马观花吗!谁不是东张西望啊!可卫平涛却阻止陈雨说:“你不要东张西望的,你要么就看着脚下的路,要么就看好手里的包,总之不要东张西望的,知不知道?”陈雨不解的说:“那还逛什么街啊?逛街不就是要到处看看吗?真是莫名其妙!”说完陈雨赌气的把头扭向一边,不再看他。可是过不多会儿,陈雨和卫平涛走到一排商铺旁边,那排商铺是卖衣服的,陈雨就不由自主的向里面张望了一眼,谁知卫平涛又阻止道:“你不要往人家的店里看,你又不买人家的东西,有什么好看的?”!“不买怎么了?不买就不能看啦?!”陈雨感到很不耐烦。那时的陈雨哪里知道卫平涛的怪癖还远远不止这些呢!过了一会儿,陈雨的脚前出现了一个别人扔下的空易拉罐,陈雨想也没想就“嘭”的一脚就把它踢到边上去了,谁知卫平涛又不高兴地说:“谁让你踢了?那东西脏,别去踢。”陈雨觉得卫平涛简直是婆婆妈妈到了极点。紧接着当他们走到一条巷子口时,看见有四五个人围着一条大狗正在观赏。那狗毛色雪白,象一条狐狸,大家都用手去抚摸它。陈雨最喜欢小动物了,于是也伸出手要去摸,谁知卫平涛又及时的跳出来说:“别摸!当心它咬你!”陈雨还要去摸,卫平涛坚决制止,陈雨只好非常扫兴地走了。卫平涛几乎每三分钟就要对陈雨说一个“不许”、每五分钟就要对陈雨说一个“不能”,陈雨终于被他气哭了。陈雨觉得自己简直象一个木偶一样被他控制住了,一点自由也没有了,从那以后陈雨很少再和卫平涛一起逛街。即使卫平涛主动要求和陈雨一起去也会被陈雨拒绝。

如果说卫平涛身上都是缺点,那对他也不公平,他千不好、万不好身上也还有几个优点。那时陈雨每月只有一千一百元的工资,而卫平涛属于白领拿着五千多元的工资;而且他很愿意把自己的工资都交给陈雨保管,这让陈雨有一种放心的感觉。

在家庭生活中,两个人经常会拌嘴,不过卫平涛倒是有一个很大的优点,就是他喜欢说“对不起”。他说对不起的次数是陈雨的十几倍,而陈雨因为自尊心太强从来都羞于说“对不起”三个字,即使自己有错,也是支支吾吾的搪塞过去。在这一点上陈雨清楚的知道自己比不上卫平涛。

卫平涛和陈雨外出游玩的时候陈雨总要带上包,而卫平涛总是主动承担了帮她拎包或背包的责任,有一次两个人去苏州玩,那时候天气非常炎热,足有四十度。陈雨觉得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两个人应该轮流背包,可是卫平涛从头到尾都把包被在自己的背上,不让陈雨背一下,陈雨觉得卫平涛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很够意思的。只可惜卫平涛的优点就只有这些,再也没有更多可以打动陈雨的地方。

一晃就是五年过去了,陈雨任然无法适应卫平涛的懒惰、暴躁和古怪,当初那些寄托在卫平涛身上的理想早已被生活消磨的不复存在。她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和绝望感。她才三十三岁,如果能活到七十五岁的话,还有四十多年要过,一想到这里,她就泪流满面。她特别后悔自己当初的“势利”,就连她的父母也后悔起当初的草率,“怎么就没看出来他是那种人呢?真想不到啊!”

她想要离婚,可是她没有勇气,她连一点勇气也没有。她现在才发现上帝是多么的公平。在她的那些同事中有许多人都没有钱,但是她们比她要幸福,幸福的令她嫉妒。而她现在虽然经济条件不错但却一点也不幸福。

她走在人流如织的大街上,不知不觉她已经闯过了红灯站在了车海当中,她的前后都是排成长龙的汽车,她既不能进、也不能退,她被困在了当中。

作者:信达

2014-1-20

文章标题: 困局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qinggangushi/24627.html
文章标签:

[困局] 相关文章推荐: